当前位置:首页 >林业专题 > 绿色艺苑
 

追梦檀香树


发布日期:2015-12-20       点击数:6084

蓬勃发展的深圳,到过没到过的人们印象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现代化的大都市。无数淘金者向往的天堂。这里聚集着国内外众多精英的智慧结晶。在这创造奇迹的圣地,有一个“疯子”,创造了一个与大都市不沾边的奇迹,他竟然把龙华新区一块近30亩的建筑垃圾“丘陵”变成了以檀香、沉香、降香黄檀、紫檀、丁香等珍贵林木为主的森林绿洲。凭此,这片绿洲的主人在改进檀香种植技术中取得了革命性成果,获得了国家高新知识产权专利,深圳市龙华新区为其申报技术创新项目。得到了同行的点赞,引起了各级政府与社会人士的重视。他的成功,为檀香树规模化提供了可能。他就是深圳市绿圣园园林绿化有限公司负责人翁纪续,人们都叫他阿翁。

并非神话的檀香

我国珍贵木材资源缺乏已有100多年历史,近年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大幅改善,人们对珍贵木材制品的追求达到空前,以往,珍贵木材是按立方卖,如今,不少是按斤论两卖。培育珍贵优质木材资源是国家森林资培育的重要方向,是生态建设重要措施和途径。

大名鼎鼎的檀香树木,用途之广,经济价值在国内排行首位,又是名贵的药材,并有“中国南药”之称。古籍中的记载与现代医学临床研究表明。它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有效率高达96.7%;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有效率达81%;治疗病毒性心肌炎有效率达91%;它还可以治疗心肌缺血性疾病,心血管病,心率失常,瘀,中风先兆性康复与中风疾病,急慢性肾盂肾炎……它的叶、花、果能安神润肺,是温中的最佳保健食品。经中国广州测试中心检测,单绿叶、果实里就含有丰富的铁、锌、钙、胡萝卜素、维生素A、B、C、D、角鲨烯、粗纤维、黄铜、苯酚、天冬氨酸、苏氨酸、丝氨酸、谷氨酸、甘氨酸、丙氨酸、结氨酸、蛋氨酸、异亮氨酸、酪氨酸、组氨酸、精氨酸、脯氨酸、苯丙氨酸、赖氨酸、油酸、亚油酸、亚麻酸、花生—烯酸、二十—烷酸、(反)—9—炔—11烯—十八酸,DPA等一百多种人体所需的有机物。

什么味道是“香”,檀香的“香”是国际公认的正宗“香”。檀香提炼的精油,是高级香水、香料等制品中不可缺少的定香剂,它的经济价值超过黄金。还有,中国檀香会龙珠岛基地试验用檀香树枝叶作饲料添加剂,喂养猪、鸡等禽畜,禽畜肉质口味独特芳香,肥而不腻,回味无穷。更有,檀香木制成的熏香、香,更受人们喜爱。是天然的空气清洁剂,能调理生理机能,调节情绪,安抚烦躁,舒解压力,更是庙宇、信徒礼佛求神上等贡品。

神奇的的檀香树,多年以来吸引了不少企业和个人加入了种植行业。中国檀香会在广东肇庆开发了龙珠岛檀香基地,以育苗、种植、示范、研发为一体,致力在我国政府大力推广种植檀香,促进其产业化发展。但是,传统的檀香培育受两大瓶胫制约,一个是结香、成材周期长,回报慢;另一个是,檀香树必须有伴生树终生培植,而且伴生树要四面环抱,为檀香吸盆提供养分维持生长,把檀香娇生惯养成了“寄生虫”、“剥削者”。伴生物种又不能高于檀香树,要经常修剪,这样消耗大量的肥力、人工,极大地增加种植成本。因此,不少投资者不但不能扩大种植,甚至有的还不得不忍痛割爱,半途而废。敲破瓶颈,檀香业才能快速发展。

梦因缘起

2006年秋,出游时节。阿翁与好友杨教授(龙珠岛檀香基地杨总的父亲),一起龙珠岛檀香研究基地秋游。当时对檀香树只知其名,不解其实,抱着好奇心参观了檀香,看了展示厅众多的、价钱不菲的檀香制品、工艺品,又在檀香园饱览全景,听了檀香历史和它的性质以及生长周期的一些介绍。当晚受到盛情招待并留宿于龙珠岛。在龙珠岛这片环境安静优雅、空气清新的绿地岛国,在掉针有声的夜晚,随便在草地或者山坡一躺就打起呼噜的他竟然彻夜难眠。婀娜多姿而又挺拔俊秀的檀香树,象散发着诱人香味、雍容华贵的美女,一队一队从眼前走过,琳琅满目的檀香工艺品象一个个可爱的胖娃娃站在眼前。

天刚蒙蒙亮,全岛他第一个起床,洗刷之后就浸淫于檀香林。他仔细观察者被人们俸养的“神树”,从头到腰,从腰到尾,从尾到茎,从茎到叶,反反复复,两眼直刺“心脏”。越看越痴迷,边看边感觉展厅的展品形象,看完树后又看地面,两眼要插进泥土,透视树根。直到早餐后,他不由自主地进入檀香林,800多亩的檀香园走了个遍,山上、上下、屋前、屋后立体式地观察。一看,又是一个上午。下午不好意思再打扰主人,只好满怀不舍离开龙珠岛。

回来后,阿翁觉得与檀香很有缘,龙珠岛的一树一物,时时在大脑扫描中,无法割舍。自己种。这想法在脑海中浮现。有了这想法,又跑到龙珠岛来考察了,详细了解了檀香树生长特性,对土壤、气候条件的要求,种植抚育的基本技术后,慢长三十年的成材让他难下决心,犹豫了。他不由自主地摸一下钱包,掂量掂量在深圳小本经营,打拼十几年积攒下来的不多的积蓄。投进去,就又回到原先起跑线上了。不种,却又深深地爱着这片树。他想起有个朋友在龙华新区20多亩一块地要转让,盘过来不就有地了么。这极大地刺激了他的“痴心”,立马决定,定购1000棵檀香树对苗。

梦破梦圆

决心下了,树苗定了。可前期工作还没开始,用倒逼法逼着自己向前走。前行的路其坎坷程度是阿翁料到又始料不及的。

坎一,内部“炸”了。当家里人得知他的决定,上到父母,下到儿女,结都高度一致,结成联盟,坚决反对。无论他怎么解释,得到的还是四个字“坚决反对”。僵持了10多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老父亲丢下一句话:“他着魔了,疯了,任由他去吧”。老母亲也无奈:“你疯你的,把我们生活费、孙子学费留下。”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给他更大的压力。他下决心,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坎二,地在哪。阿翁希望满满地地找有地转让的老板。带去看地,到了地块一看,大失所望,一座不高的“山丘”山地,建筑垃圾、道路改建的水泥板块、断砖乱石,夹杂着千百种无法分辨的“生活用品”堆积而成。头顶的高压电线如同“天网”,纵横交错,一座座铁塔,全副武装,好像天庭雷神,虎视眈眈,恐怖,吓人,这鬼神都怕三分的地方。不理想,再找!寻寻觅觅,寸土寸金的地方,谈何容易,不是规划阻挡,就是价格吓退,大半年过去了,地在何方。兜兜转转,回到原点。仔细看,在“山丘”边沿有几亩还称得上“地”的地,清理清理,可种几百棵树,几经“砍杀”,还是以吃亏的价格盘了下来。租了地,檀香会的专家到来考察,看到“山丘”,残酷地建议:放弃。倔强的阿翁,没采纳专家的建议,决心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于是,2009年初春,行动开始。阿翁和高薪请来的几个壮汉,风里来,雨里去,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双手连着手套给锋利的水泥块划破多少次,脚趾头踢伤了多少回,各种各样的伤法不计其数,有多少土块留下他们的血迹,每一寸土地都洒满他们的汗水,衣服穿在身上整天像是从水里刚刚打捞起来的水人。经过约7个月的努力,总算将30亩左右的地整理成样了。在此期间,机械作业27天次,累计损坏锄头185把,铁铲55把,铁耙39把,羊角锄头83把,铁撬8条,手套无数。

坎三,技术。传统的檀香树种植要终生“伴侣”,第一年小苗要在树头有蒿草伴生,第二年后要在树周边种上豆科灌木,第三年又要换成豆科乔木。为这“伴侣”,不知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

几场大雨过后,第一批1000棵檀香树苗种下地了。种植开始,不善言表但思维活跃又总想冲破传统的阿翁,创新一定要战胜传统,这理念紧紧地吸附他的身心。撇开那让人生厌伴生植物。

为了改变檀香种植的方法,为在龙珠岛争论过的一些建议,今天必须自己去找到正确的答案。他按原先设计好的方法进行导引,重点是降低檀香树的依附性,提高抗旱力和免疫力。他走遍周边农贸药坊,寻找了多位植物专家,查阅无数的资料和文献,翻山越岭拜访有经验的老农,希望能找到檀香最喜欢的“食物”,但是都一无所获。只有“摸着石头过河”,檀香忌碱的特性,将近千种植物进行分辩,水、陆,瓜、果、裸子植物、孢子植物,相似植物、远亲植物,高原植物、湿地植物,强光要求植物、温差植物等等,进行大综合,细分类,再分组。又根据土质和光照程度,分割片区,每片区选择体格相当、数量相当幼树,定株贴标签,进行实验。开始一天、两天、三天……,因为从来没有过资料参考,又担心檀香被自己所害,他死死守在林园,唯恐出现危险。这些小苗六至七天开始有变化,15天后,差异比较明显,一个月有了明显变化。于是,马不停蹄,刨土检阅,在同种元素的反应中,无论在哪个片区,平均根系增长约5厘米以上,增高约10厘米。功夫不负有心人,效果甚佳,可全面实施。一段时间过去,那些“小伙子”真争气,棵棵英姿焕发,精神抖擞,雄赳赳,气昂昂,30多厘米高的小苗,胸径几乎无法测量。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已长成高近3米,胸径约2.5厘米,真是人见人爱。

怎么通去掉伴生植物?新的挑战又要开始了。他细心将寄种与檀香完好的取出,保留它们生在土里时的姿态。首先,观察檀香的吸盆与寄生根系的实质分布吸盆与寄种的地位、数量,对照树身高度,多大,评估吸盆的供应量和檀香树身的需求量。其次,解剖吸盆,放大数倍观察,分析流量与吸盆部位的寄种根系形态,分析其作用性。再测试土质的pH值,湿度和光照程度。通过这些分析,培养他们独立生活能力。除了杂草,没给任何寄生。耐心地经过了春、夏、秋、冬的验证,又经当年广东包括深圳多年未见的干旱与霜冻的考验,这些争气的小子们个个健康、快长。

次年,所有的伴生植物全部去掉,而檀香几乎成了速生树,对于结香,还得需要一些时间等待了。

坎四,“强迁”。我们知道,在城市建设中,有“强拆”发生。种下一年多的檀香树,正面临同样命运。当阿翁准备种植第二批檀香的时候,因城市道路建设需要,第一批实验种植檀香的地块要被征用,檀香面临毁灭,虽然政府有补偿,但可观的补偿款与檀香树相比,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经多次找有关部门沟通,也表明愿出资更改路线,尽量保留这块荡漾着血汗的绿林。经多方讨论,众领导对然被我的精神深深感动,但由于无法改变规划,也只能同意“搬迁”。为全力捍卫小树安全,他费尽心思,将政府补助的资金全部用在搬迁工程和护理这些受难的小树上,搬迁过程,龙珠岛陈董和杨总,一次次来深圳给以指导和鼓励。经团队40多人,持续两个半月时间的奋斗,胜利完工。那时正是7、8、9月期间,高温天气,烈日当头,极不适宜树木“搬迁”,最终只有三棵死亡,成活率达99.7%。连龙珠岛陈董都连声喜赞“阿翁了不起,真正了不起!奇迹,奇迹中的奇迹!”

坎五,天灾。 第二批檀香树也长了一年,整个檀香园生机勃勃,檀香树们你追我赶地往上湧,一行行、一列列檀香树,角解放军仪仗队,象一排排婷婷玉立的少女。阿翁每天检阅着、欣赏着,心里那个美,难以言表。天有不测风云,正在他美滋滋的时候,老天爷给他狠狠一击。2012年7月28日,台风“韦森特”正面袭击了深圳,年轻的绿圣园檀香,哪里经得起您的凶暴?整片园林,第一批种植的檀香几乎全部被打翻在地,大部分被连根拔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第二批种植的都折腰,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悲痛欲绝,堵不住的泪如雨。台风中大雨倾盆,台风一过,天气灼热,带着地上的水蒸气闷得众人难受,藏在草丛里的文子看到有人骚扰,成群结队来叮你吸你的血,那时根本无法请到帮工,特别无助,儿子得知这个情况,找来了大学同学投入了抗灾中来。树有救了!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绿圣园重新站了起来,事后,深圳特区报专题对这批大学生登报表扬。天灾的困扰,无奈只能压制它的生长了,长达二年多时间不给檀香追肥,让它扎牢根系,自主保护。

通过四年多的试验、实验、研究,通过成果、质量检验、比较结果、现实示范等多方面综合评定,它的产量比传统种植的技术方法的提高一倍以上。广州测试中心检测,它的多种元素,平均比传统种植的同龄檀香高出5%以上,如今5年内大部分结香丰富。绿圣园的技术方法的结晶,更吸引了当代科研单位的注重,深圳大学生命科学院校与化工化学院校专题展开科研,并且对绿圣园的檀香进行多酚提取科研。此种植方法,人力、物力和经济投入仅有传统方法的25%。为规模化、产业化种植提供了可能。以上技术方法整理成编《一种促进檀香早成材及高产的栽培方法》,获得了国家高新知识产权。阿翁希望把“追梦”结晶抚擦得更加灿烂,把绿圣园的成果变成行业的‘星星之火’,让一棵檀香树变成一个大产业。

当理想变为现实,当回故走过的多少个日日夜夜,经历了多少含辛茹苦,多少次年迈的老父母生病无法照料,虽然近在咫尺,而似隔千山万水,又有多少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体弱多病的老母亲为我祈祷而彻夜难眠,还有多少个昼昼夜夜儿女见不到父爱而担忧,更有全家上下家庭的生活来源担心。此时此刻,往事的辛酸和喜悦,阿翁的泪如泉涌。要把压了多年的心里话喊出来:“我不是大疯子!我为探密而疯!我为行业的追梦者而疯!我为民族的绿色产业而疯!”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