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林业专题 > 绿色艺苑
 

全国荒山造林绿化第一省

——广东绿化事业大行动:构建绿色生态,实现“绿色广东”

发布日期:2015-03-23       点击数:7329

1985年11月,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发出“五年消灭宜林荒山,十年绿化广东大地”的号令,在南粤大地上迅速掀起了“绿色革命”的浪潮。在省委坚强有力的推动下,全省上下,通力协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广东的荒山变得郁郁葱葱,令人赏心悦目。这创造了造林绿化史上的奇迹,也让广东成为“全国荒山造林绿化第一省”,为推动全国的林业改革发展树立了榜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广东,商品贸易十分活跃,但也到处荒山秃岭,水土流失极其严重。1985年,享有“四季常青”美称的南粤大地仅剩下6900万亩森林,荒山猛增到5800万亩,超过了全省山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全省水土流失面积以每年140平方公里的速度迅速扩展,整体达到1.2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全省总面积的7%。

1985年11月,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发出“五年消灭宜林荒山,十年绿化广东大地”的号令,五年期间,全省共投入13亿资金和3亿多个劳动工日,造林5080万亩,封山育林1050万亩,95%的宜林山地种上了树。

1991年3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广东“全国荒山造林绿化第一省”的荣誉称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广东,就像一个跛脚的巨人,经济迅猛发展,生态环境同时也在急剧恶化,旱涝灾害交替出现。

当时主政广东的省委书记林若同志敏锐地抓住了这个事关人类生存的关键节点,提出了广东不仅要发展经济,更要注重生态平衡,搞好造林绿化,让子子孙孙生活在一个良性循环发展的健康环境中。

尽管抓经济是衡量官员政绩的头等大事,但林若书记却义无反顾地挥师山区。他曾于解放战争时期转战粤东游击区,与山区人民朝夕与共。时隔三十年后,他曾深情地说:森林生态遭受破坏中受害最深的是山区,而山区不少地方是革命老区,在战争年代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我们对山区的落后和群众的疾苦不能熟视无睹,麻木不仁。山上的树多数是我们这一代人砍的,应当由我们这一代人把它种回来,偿还我们对大地的欠账,偿还对山区人民的欠账。在他看来,广大山区封闭落后,必须予以推动和扶持。

广东当时的省情是“七山一水二分田”,山区独占鳌头。广东山地面积大约有1.6亿亩(当时含海南),其中约6000万亩基本上是光头山。当时的省委省政府从1980年开始,就发过许多绿化文件。1985年10月24日至30日,省委、省政府在新会县召开全省绿化工作会议,率先提出“五年消灭宜林荒山,十年绿化广东大地”的重大战略决策。11月19日省委、省政府发出《关于加快造林步伐,尽快绿化全省的决定》的文件,提出“五年种上树,十年实现绿化”的战略目标。11月21日至28日,省委、省政府在韶关市召开全省第一次山区工作会议,省委书记林若、省长叶选平都做了重要讲话,强调山区的优势在山,潜力在山,希望在山,必须把造林绿化放在山区工作的突出地位。

林若书记是个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的人,他很爱下乡,当年过完春节,就开始了东江之行,一头扎进惠州、河源、梅州等地山区摸底。而在一些地方,尽管省里三令五申,广泛动员,下边只是奉命行事,走走过场。除了签发文件,召开会议之外,并无大的实际行动。经过反复思考,他痛下决心,一定要层层建立绿化责任制。

我记得1986年3月10日,林若书记下乡回来,13日晚就召开了全省电话会议,确定建立“三长办点”层层包干的责任制,即省、市、县委书记、农委主任、林业局长各抓一个造林绿化点的制度。林若书记亲自挂帅,郭荣昌副书记、凌伯棠副省长紧随其后。林书记的点确定在从化县太平镇水南村,指定由我带队蹲点;郭荣昌副书记和省林业厅厅长李展的点在三水县河口镇;凌伯棠副省长和省农委主任陈白的点在增城县中新镇;三个省领导的点,以林若书记的为最大,350多个山头,约13000亩。既然省领导都亲自办点了,各市县的领导自然就全力以赴,不敢怠慢。

省里还专门成立了绿化造林总指挥部,由郭荣昌副书记任总指挥,我在一线当前线总指挥。电话会议后的第二天,林若书记就亲自带队来到了从化县太平镇水南村。一进村先召开村干部和群众座谈会,群众说,这些山头光了几十年,年年喊造林,荒山依旧,我们没信心。我对他们说,这次省委是动真格的,林若书记说了,不绿化广东,他死不瞑目。

当时省委提出来五年消灭荒山、十年绿化广东,的确是伴随着各种争议的。有人认为广东整体的经济情况还不是很好,要集中精力搞经济,分散力量去搞摸不着、看不见的绿化不合时宜;有人感到林业生产周期长、效益低,靠造林绿化使山区致富太慢;还有人说,眼下条件不成熟,过程会很艰苦。就连专家都没有信心,他们认为按一般规律来说,任何一个生态环境的完整恢复,都需要三十到五十年,十年这个口号是冒进的,是脑子发热的。更有甚者,对于林若书记亲自抓造林,并让县委书记立“军令状”颇具微词,说“书记耕了县长的田”。

林若书记态度坚决,省委立场坚定。我们排除了各种非议,顶住了各方压力,采取积极有力的关键措施,以确保绿化大业的最终成功。

第一,主要领导亲临一线,各级跟进,层层办点。选责任心强,能吃苦耐劳的干部长住点上,与群众同甘共苦。经过不懈努力,全省共办省、市、县三级领导造林点517个,其他各部门办点11942个。

第二,责任明确,奖罚分明。省委给在一线负责的同志一把“尚方宝剑”,如果下边干得不好,可以亮黄牌警告,发红牌惩罚;如果完不成任务,在《南方日报》公开批评;如果你还不改正,就调整领导班子。我们每年还有20个左右的指标,搞得好的县委书记、县长,可以晋升一级工资。这个政策很有威力。1986年以来,全省共组织了八次造林绿化大检查并连续兑现奖罚,有22个县的29位县委书记、县长获得晋升一级工资的奖励,157个(次)造林绿化工作取得显著成绩的市、县受到表扬,而有39个造林绿化工作进展缓慢的县(区)受到通报批评。其中1987年省里就奖励了12个县委书记,黄牌警告了12个县委书记,调整了一个县委书记。当时海南的三亚(还属广东管)干得不好,我们也把书记调整了。这个举措引起了很大的震憾,各级领导再也不敢等闲视之。            

第三,年年确定任务,层层签责任状。谁不重视,就敲谁的饭碗。省跟市县签,县跟镇签,镇跟村签。

第四,全省定期组织大检查,严肃认真,绝不敷衍。我们每年定期检查两次,都是厅局长带队。当时的广东还是13个地区(现在21个地级市),每年备耕种植的时候检查一次。“五一”节种完了,6月底再派工作组全面检查。树苗成活率达不到95%的,肯定给予黄牌警告。我们除了地面检查,还搞空中检查。1987年元月,省委书记林若、副书记郭荣昌、副省长凌伯棠带着我们乘直升飞机巡视,途经50个县,空中看到哪个山头原来规定备耕而没有备耕的,就在下飞机的那一站叫县的领导来,警告其迅速改正。

当初我们去下边检查也会被欺骗,被带去看好的地方,漏过了不好的地方。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林若书记说这叫“陈开枝工作法”,这个工作法专治弄虚作假。我每到一个地区去检查,就叫他们自己排队,把下边的县按等级分成上中下。你把你认为做得好的、中等的、还有差的,写成纸条放在三个碗里,然后抓阄。我检查一个好的,一个中等的,一个差的,去到镇、村也是照此办理好。

第五,科学合理的技术指导。如何育苗选苗、如何种植、如何管理,如何防止病虫害,每个环节都讲方法。

第六,千方百计加大投入,精打细算节约支出。采取省、市、县财政支持和群众集资相结合的办法去筹措资金。从1986年到1990年的5年间,投入资金13亿元和3亿多个劳动日。 

第七,广泛动员群众积极参加,协调了部队和机关干部,把任务分下去,包干绿化。

经过2年4个月的奋战,把水南村万亩荒山都栽上了树,其中湿地松140万株、桉树及大叶相思等阔叶树12万株,荔枝5万多株,三华李2万多株,昔日的荒山秃岭穿上了翠绿的新衣。

在省委坚强有力的推动下,在水南村绿化效应的辐射下,各级党委政府有令则行,有禁则止,落到实处,一抓到底,全省上下,通力协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广东的荒山变得郁郁葱葱,让人赏心悦目了。

林若书记卸任之后,广东继任的领导者,继往开来,不断进取。谢非书记(1991—1998)提出巩固绿化成果,加快林业现代化建设,力求实现生态建设与产业发展“双赢”;李长春书记(1998—2002)在全国率先实施森林分类经营改革,开始大规模林业生态建设;张德江书记(2002—2007)在全国率先创建林业生态省,确立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可持续发展道路;汪洋书记(2007—2012)率先提出科学发展“生态林业、民生林业、文化林业、创新林业、和谐林业”的思路,建设现代林业强省。他们“一年接着一年抓,一任接着一任干”,都对广东的绿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经过20多年的努力,广东目前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58.2%,走在全国的先列。

1989年2月29日,全国绿化委员会第八次全体(扩大)会议在广州召开。省委书记林若作了《广东是怎样开展造林绿化工作的》专题发言,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参加了会议,并视察了我省粤西地区造林绿化现场,给予了高度赞扬。

1991年3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广东“全国荒山造林绿化第一省”的荣誉称号,充分肯定了广东造林绿化的巨大成就。我也和一批绿化先进的同志荣获了全国第一届绿化奖章。当年《经济日报》以“广东造林绿化,决策者是英明的,实践者是伟大的”为标题,报道了广东的绿化成果。


(陈开枝作者曾任全国政协第九届、十届委员,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广州市常务副市长,广州市政协主席)

整理 :洪奕宜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