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林业专题 > 树木奇观
 

广州最新古木调查数量或增10倍


发布日期:2012-07-20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数:3007

记者独家获悉,从2008年至今,广州历史上范围最大、树种最全、成果最为丰富的一次古树名木调查结束,或将于近期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记者从权威途径了解到,此前广州共有古树名木共1185株,而此次调查结果令人相当惊讶,新发现的数量或将是此前的10倍。

记者发现,新发现让管理部门喜出望外之余,随之而来的保护问题也让人担心。

据悉,近年来市财政每年安排约10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古树名木保护,而此次调查之后,保护经费肯定不够。同时,居民保护意识也有待提高,才能让古树名木“安度晚年”。

增加万余棵古树名木

广州先后于1985年、1995年、1999年、2003年、2008年公布了五批古树名木,颁令保护的古树名木共1185株,现今存活有1095株。其中100~199年的有883株,200~299年的有155株,大于300年的有30株,名木27株。

从2008年至今,受市林业和园林局委托,调查人员再次踏上征途,寻访不为人知的树中“长者”。与之前调查局限于广州老城区不同,此次调查范围历来最大,覆盖十区两(县级)市,首次将从化、增城纳入调查范围。调查对象也扩大,不仅调查树龄在100年以上的古树或者珍贵稀有、具有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的名木,而且将树龄在80~100年的树木以及胸径80厘米以上的树木作为古树后续资源一并调查。

初步统计,大树名木超万株,囊括125个树种,其中有水松、土沉香、诃子等珍稀的树种,分布范围小且数量极少,因此显得尤为珍贵。如诃子,又称诃梨勒,以中南半岛为主要产地,后随佛教传入中国。在广州,百年以上的诃子仅有两株。

古树群凸显岭南特色

调查人员告诉记者,萝岗区是此次新发现最多的区,发现超过5000株;增城市次之,有3000多株;数量最少的是海珠区,仅38株。综合6次调查结果显示,广州市现有古树群共54个,除荔湾区、海珠区、越秀区这三个中心城区外,其他各区(市)均有古树群分布。从古树群树种上来看,广州古树群无疑凸显了典型的岭南特色――荔枝文化。

如位于增城市荔城街道莲塘村古荔台、榄园,是美丽的增城绿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占地面积2000亩,生长着500株173年的古荔枝以及1300株树龄在300年以上的古乌榄,连成一片巨大的古树群,气势磅礴,独具特色。

“古树名木”几宗“最”

最年长樟树(见图一):位于萝岗区火村小学内,树龄901年,目前长势良好。

最年长古荔:位于萝岗香雪公园玉岩书院(萝峰寺),有一株千年古荔枝树,具体来源已难以考证。据民间传说,这株千年古荔枝树是一棵“山枝(即山上自然生长的荔枝)”,在明代即已高达数丈,粗须两人合抱。

最年长古藤:千年仙藤――白花鱼藤,距何仙姑家庙300米处,迄今1300多年历史。古藤枝叶繁茂、四季常青,覆盖面积近900平方米,是由青藤绕着一棵古榕和几棵杂树繁衍而成,藤比树粗,遮天蔽日。藤主茎如龙起舞,气势磅礴,当地民众称之为“盘龙古藤”。古藤2月开花,8月结果。经中科院华南植物研究所专家鉴定,该藤隶属蝶形花科鱼藤属,学名为“白花鱼藤”,是我国稀有的植物。藤茎最粗部分周长为2.3 米,为目前东南亚白花鱼藤之冠。

胸径最大的古树名木:位于增城市正果镇兰溪村山吓路25号后山的一株351年细叶榕,胸径达到438厘米,需要8名成年人才能勉强合围,是我市古树家族中胸径最大的树木。

广州最老的木棉(见图二):就在中山纪念堂的东北角。这株300余岁,胸径达1.8m的市花寿星,依然是老树新花,红染云天。

保护困境1:

保护经费有很大缺口

据悉,调查的结束意味着保护的开始,接下来市林业和园林局正有计划根据古树名木的分布及生长情况,制定出因地制宜的技术保护管理方案,并对古树名木做好档案记录。但何时挂牌却遇到了经费缺乏的难题。记者了解到,2008年以来,原市园林局每年下拨100万元、原市林业局50万元、其余各区约2~3万元用于整个广州古树名木日常维护经费。

目前北京市一级古树(树龄大于300年)每年的日常维护费用为1400元/株,二级古树(树龄100~300年)为900元/株。据此,如果广州按每年1000元/株标准设立古树名木“养老金”来算,古树名木日常巡查、抢险等工作约需1000万元。同时设立专项维护经费每年又需约300万元。

保护困境2:

当发展遇到保护该怎么办

经费跟不上的同时,居民的保护意识也有待提高。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很多地区未入册古树、大树后续资源尚未纳入法定的古树名木保护范围内,这些古树“老年生活”危机四伏。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处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曾有越秀区某学校的校长致电,咨询怎么没有管养单位修剪学校内的古树名木。但这位校长不知道的是,根据法规,已颁令(已入册的)保护的古树名木的归属单位或个人。记者又在萝岗区发现,区内新的古树名木很多属于村集体和个人,但当谈到挂牌保护的时候,村里或者个人往往不愿意。“若挂牌,古树名木的任何处理就要到市区报批。但在不少人看来,没有挂牌前,这树属于村里或者个人的,村里或个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