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廉楷模

自强自立自净的“善洲”家风


发布日期:2016-04-1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数:1524

万物复苏,惠风和畅,位于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的善洲林场一片欣欣向荣。林场原是荒山秃岭,曾任保山地委书记的杨善洲退休后艰苦植树22年,将这里变为一片绿洲;林场原名大亮山林场,为弘扬这位平凡老人的高尚精神,2010年更名为善洲林场。

杨善洲的老家就在大亮山脚下的姚关镇陡坡村。在一户农家小院里,杨善洲的二女儿杨惠兰接受了记者采访。

“又是一年清明节,这是父亲逝世后的第六个年头了,每年这个时候和父亲的忌日,我们全家人都会到善洲林场祭奠父亲。”杨惠兰说,“他生前对我们姐妹及家人非常‘苛刻’,现在回过头来看,爸爸不过是坚持了基本的做人做官的道理,并且用这些道理教育、塑造、感化我们。他虽然不善于和我们讲出来,但其实饱含着对家人最真诚的爱。”

在一幅杨善洲的全家福照片中有15人,其中,生活在农村的8人,去世4人,其余11个人现在都靠着自己的本事吃饭。杨惠兰说:“是父亲用一生的自律留给了家人一个平安、清白的人生,一个自食其力、甘于平凡的人生。”杨惠兰是一个要强的人,曾经一个人带着孩子当过民办教师,她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过很多困难,但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职权给予她任何帮助。

“人一辈子,都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杨惠兰对父亲说的这句话记忆最深。杨惠兰回忆,她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中专,问父亲能不能给她安排一个工作。杨善洲听后说:“不行,我没有这个权力,要么你就继续上高中考大学,要么你就回家当农民,我过几年退休回来和你们一起种地。”

杨惠兰长期以民办教师的身份在姚关镇摆马小学教书。一次,公安部门公开招考警员,她十分欣喜,以为父亲会帮她获得一个“铁饭碗”,于是满怀信心地报了名。她特意给父亲打了电话,想着这次招录自己是十拿九稳了。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录取名单里没有她的名字。后来她才知道,父亲根本没打招呼。

杨惠兰没有抱怨父亲。她凭着自己的倔劲,几乎不分昼夜地复习,通过考试成为一名正式的公办教师。杨惠兰通过自己的努力品尝到了成功的滋味,她说:“就像咬咬牙爬到了山顶,那时看到的风景才是最美的。”同样,杨善洲的三女儿杨惠芹也通过招工考试,成为保山复烤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大女儿杨惠菊自丈夫去世后,一个人在陡坡村务农,勤勤恳恳将两个儿子拉扯大。

令杨惠兰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件“父亲如何当‘班长’”的事。她从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发黄的“农转非”表格,“在爸爸担任地委书记期间,按当时的政策,我的奶奶、母亲、大姐和三妹都可以办理‘农转非’。爸爸身边的工作人员填好这张申请表后向他报告,他却把申请表要了过去,转手锁进了抽屉里。”他告诉家人:“在我们机关,大多数局长、科长的家属都在农村,我这个‘班长’的家属怎么能够先转呢?”

说到自己的母亲——杨善洲的妻子张玉珍,杨惠兰更是有着说不完的感受,她说:“我家住在大山里,从小就是妈妈带着我们姐妹三人和奶奶过着艰苦日子。爸爸常年在外忙工作,妈妈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家里粮食不够吃,她就上山找野菜充饥;我和妹妹没有钱上学,她就清晨上山摘野果,晚上熬夜编粪箕、扎扫把,然后挑到街上去卖,一分一毛地攒学费……”张玉珍为了这个家苦了一辈子,临走时还不忘叮嘱子女一定要遵从杨善洲的要求,丧事从简办理。

“清廉,自上任时起;奉献,直到最后一天。”杨善洲用自己的一言一行给子孙后代留下了受用不尽的精神财富。杨惠兰说:“爸爸就像林场的一棵大树,虽然没有把家人护卫在怀里,但是他心怀人民、张开双臂,为老百姓遮风挡雨了一辈子。”(本报记者 杨大庆 通讯员 施萃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