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腐败

扼住刑罚执行腐败黑手


发布日期:2015-06-25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数:8414

近日,网上一组湖北省天门市委原书记张二江刑满释放后的生活近况图,令他再次被舆论关注。不过,这次的焦点不在其“五毒书记”的名号,而是质疑其获得6年大幅减刑的合法性。湖北省监狱管理局6月1日作出回应:张二江在狱内所获减刑依法合规。

单从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回应的事实和数据来看,张二江的4次减刑没什么问题。但舆论缘何揪住不放?公众所疑虑的,是减刑和假释背后是否存在“潜规则”和“暗箱操作”。

长期以来,刑罚执行中的不规范现象为人所诟病。有的提前释放成了“提钱释放”,保外就医成了“保而不医”,监外执行成了“重获自由”……一桩桩“变相越狱”、“提钱出狱”怪象,极大戕害了司法公平正义,也引发了公众对“有权人”和“有钱人”减刑合法性的质疑和猜测。

问题 权力任性腐蚀监狱执法权威

根据刑法规定,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是监狱执法中三项重要权力。但现实中,一些服刑人员中的“有权人”、“有钱人”、“有门路的人”通过假计分、假立功、假鉴定等违法手段成功实现不露痕迹的“另类越狱”。这严重侵害法律的严肃性,而隐藏在其背后的,则是权力任性的肆意妄为。具体而言,当前监狱刑罚执行腐败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兑水”计分考核。监狱对服刑人员的监管,主要依靠“计分考核”进行,分数多少直接关系能否获得减刑、假释等刑罚变更待遇。但当这项政策在监狱这个较为封闭、特殊的环境中执行时,就有可能产生权力寻租,出现计分考核“兑水”问题。2014年8月,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江苏省通州监狱九监区原监区长施某为有关服刑罪犯在劳动改造岗位调整、计分考核等方面弄虚作假,为部分罪犯虚假报请行政奖励,并为他们成功报请减刑、假释,先后15次收受贿赂24.2万余元。

——造假立功减刑。“立功减刑”是刑事司法领域一个深入人心的概念,但其中的违规操作却鲜为人所关注,直到2014年健力宝原董事长张海狱中花钱买线索再用来举报立功以换取减刑的造假行为被曝光。2014年1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外通报,广东健力宝集团原董事长张海在监狱服刑期间的立功、重大立功表现均属虚假。据报道,张海通过贿赂监狱管理人员、伪造立功材料等手段,先后减刑9年1个月28天。随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披露,张海已失踪,有可能外逃。在张海减刑造假案中,有24名工作人员被追责。

——虚假保外就医。本来,“保外就医”是一项人性化政策,但近年来,一些罪犯利用法律法规存在的漏洞,通过买通或行贿监狱管理人员,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逍遥“狱”外,出现“一保到底”或“保而不医”现象。山西临汾监狱原政委王勇民、监区医院原院长申小红多次收受罪犯亲属贿赂,违法给多名罪犯办理保外就医;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刘万清通过向有关部门打招呼,授意或默许经办人员在病理鉴定上造假,违法办理多人保外就医;广东省江门市原副市长林崇中因受贿被判10年有期徒刑,其通过行贿骗取保外就医,法庭宣判后直接从法院回家,竟没坐一天牢。

“兑水”计分考核、造假立功减刑、虚假保外就医、违规提前释放……近年来,从已经查处的监狱腐败案件可以看到,监管场所已成司法腐败易发多发区,一些司法监狱系统的领导干部索贿受贿、权钱交易、徇私舞弊问题较为突出。

原因 监督匮缺加上有法不依

一直以来,监狱因其封闭及信息不畅等导致监督匮缺、权力不受约束。

——公开不够。“前边的审判阶段轰轰烈烈,后边的执行阶段就静悄悄的,很多暗箱操作正是利用了监狱的封闭性。”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卢建平说。当前监狱刑罚执行腐败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狱务信息不够公开。一直以来,监狱处于与社会相对隔绝的微环境。也正因为这个特定的环境,让公众较少关心和监督。

——权力不受约束。近年来,监狱管理局长(书记)频落马,其关键原因在于权力不受约束。2015年6月1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原党委书记、政委钟世范被立案侦查。2011年,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刘万清,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等,被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0年,浙江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田丰因受贿被判7年。这些省级监狱管理局局长(书记)的落马,无不戳中监狱管理的痛点:权力过于集中且不受约束,领导打个招呼便能违规办理保外就医,一个暗示便能违规减刑。

——监督乏力。当前,基层监狱纪委书记的人选由监狱党委提出建议,纪委书记向党委和上级纪委汇报工作。但基层监狱纪委人员的工资、奖金均依附于监狱,权责关系和行政考核同时隶属于监狱党委和行政领导,一方面要履行对监狱执法的监督职责,另一方面却受制于同级党政领导,“拿人家的奖金去监督人家”,受制于人。

另外,从一些案件暴露出的情况来看,存在这样一些现象:对监狱执法行使监督权的驻监检察室,受理案件多是“坐在家里等人家上门报案”,以往法院受理减刑、假释案件也主要是“看材料”、“审核材料”、“对材料作出裁定”。有学者指出,目前一些地方减刑的权力存在被监狱管理部门滥用等问题。某省一驻监检察官也表示,一些地方驻监检察室人员对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建议的对象大多不熟悉,主要是看材料、听监狱工作人员读材料,很难识别其中水分。

对策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

为扼住刑罚执行腐败黑手,防止类似严重践踏法律尊严、损害执法司法公信力事件的发生,中央政法委与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近年来陆续出台相关意见、规定,不断规范和细化相关政策,并采取专项行动,不法分子“提钱出狱”的闸门正被越关越紧。

2014年初,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2014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实施,要求减刑、假释裁定书应当通过互联网依法向社会公布。同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对职务犯罪罪犯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案件实行备案审查的规定》发布。

2015年4月1日,司法部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狱务公开的意见》。有专家认为,狱务公开堪称真刀真枪的“硬招”:剑指高墙内腐败、内部管理不严,强化公开监督与问责,保障服刑人员权益;同时,促进外界加深对监狱的了解,公众对监狱的认知不再只是“雾里看花”。

目前全国各地也在抓紧推广狱务公开。如,广东高院正积极筹建减刑假释专门数字化法庭,努力实行庭审同步录音录像,同时协调刑罚执行机关、检察机关共同推动网上协同办案平台建设。今年4月,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又推出首个可查询服刑情况的监狱微信公众号。日前,司法部委托广东监狱系统开发的刑罚执行办案平台基本建成,广东省各个监狱的所有数据库5月底前已整合在一起,每名罪犯的日常考核都登记在系统里。平台投入使用后,所有输入的数据不可逆,防止人为篡改和事后补救,平台还与检察院联网,邀请检察官参与监狱减刑假释评审会,实现驻监检察室对减刑假释办案工作的同步监督。


除了狱务公开,有专家还建议,监狱管理部门需强化纪检、驻监检察室的监督作用,确保监狱纪委监督执纪的权威性和独立性。各级监狱管理部门的党委和纪委,要严格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管好人员、带好队伍,开展好监督工作。驻监检察室工作人员,或可实行定期轮换制度和本地区回避制度,确保依法对监狱执法行使监督权。(欧阳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