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腐败

腐败分子的“两面人”特征:口言善 身行恶


发布日期:2015-04-09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数:2176

“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后是鬼……”山东省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的“两面人生”引发舆论热议。

人们在感叹王敏“演技”高超的同时,也对腐败分子“两面人”现象愈发警惕。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跟党装两面人,耍两面派”的不仅仅是王敏。苏荣、万庆良、刘铁男……绝大多数腐败分子都很擅长“变脸”:台上道貌岸然,台下贪赃枉法;人前正襟危坐,人后骄奢淫逸。

“两面人”的迷惑性、欺骗性特别强,因而危害性、危险性也特别大。他们早已丧失了最基本的信仰和党性,失去了最起码的做人底线,利字当头,百无禁忌;欲迷心窍,廉耻全无。

一个个倒下的“两面人”,让人既悲哀又警醒。这些人并非“天生”的腐败分子,何以一步步地沦落到“被人戳脊梁骨”的境地?现实中,又有哪些因素成了“两面人”诞生的催化剂?“两面人”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在继续。

善于伪装,“两面人”现象贻害无穷

“两面人”现象自古有之,非今时之特有。

史书上留名的“两面人”,大都遗臭万年。唐代李林甫口蜜腹剑,妒贤嫉能;明代严嵩结党营私,窃权罔利;清代和珅溜须拍马,贪得无厌。他们官居高位、权倾一时,然而巧言令色、道貌岸然之下,干的却是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勾当。

现在的“两面人”,狡猾程度比起古人,不遑多让。

“请大家从监督我开始,决不插手任何土地、工程、项目、国有资产、招投标,决不利用自己的权力为亲友、为他人牟取私利,决不追求特权、追求享受。”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落马”之前在台上言辞“恳切”,正气凛然;“落马”之后,人们发现他流连会所、以权谋私,承诺的事没有一件做到,让人大跌眼镜。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表面上“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甚至“严格按程序办事”、“谁叫吃饭都不去”。但私下里,信奉个人利益至上,“总觉得妻子受了委屈”、“想多帮帮儿子”、“担心自己的晚年生活”,为填充私欲,贪得无厌,收受巨额贿赂。

王敏也是“影帝”级人物。他张口“廉洁”、闭口“清正”,恨不得在自己额头上刻上“清官”二字,实则早已陷入“物质生活享乐化、精神生活颓废化、家庭生活逐利化”的泥沼,管不住自己,也管不好家人,最后只是当了回“财物保管员”,落得个身败名裂。

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则喜欢塑造自己“高调反腐”形象。他常常在重要会议上谈反腐,振振有词。特别对在监狱开展警示教育“情有独钟”,把监狱设为警示教育基地,还亲自揭牌。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个大清官,哪能想到他私下里毫无顾忌地滥用职权、大肆受贿?

……

点灯是人,吹灯是鬼。“两面人”表面“廉洁奉公”的面具,不过是他们大肆敛财、腐化堕落的“保护色”。他们平时隐藏极深,不仅给查办案件造成困难,而且由于善于伪装,一旦东窗事发,往往舆论哗然,给人们心理带来极大冲击,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

更为可怕的是,“两面人”借助“面具”混进各级岗位后,整日唯恐被揭穿,往往竭力打造各种“圈子”,大搞选边站队、亲疏远近,整天琢磨拉关系、抱大腿,形成利益同盟,严重败坏所在地方和单位的政治生态,贻害无穷。

揭开面具,“两面人”有六个典型特征

明代江盈科在所著《雪涛谐史》中,曾用一则小品,形象地刻画出了“两面人”的嘴脸——

一个贪官明明想大捞一笔,却装成分文不要的样子。刚上任便煞有介事地向“神明”发誓:“左手要钱,烂了左手;右手要钱,烂了右手。”不久,有人行贿百金,他垂涎欲滴,又怕真烂了手。此时,一个心腹凑上去说:“请将此金纳入官人袖中,便烂也,只烂了袖子。”贪官喜笑颜开,遂仰袖纳之。

言行背驰,堕落开端;只烂袖子,自欺欺人。江盈科对“两面人”的描写入木三分。“两面人”“演技”高超,如果要给他们画张像,这幅画上的伪君子一定有以下几个特点:

言行不一,心口不一。“两面人”往往把“人民公仆”挂在嘴上,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却是以权谋私、升官发财;口头上讲的是克己奉公、廉洁自律,实则利欲熏心、毫无底线。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就对其“圈子”内的人毫不忌讳地说:“我在会上讲的那些话是给别人听的,咱们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人前往往一脸严肃,正襟危坐,人后却声色犬马,花天酒地;公共场合和蔼可亲,俨然正人君子,小圈子里却放浪形骸、百无禁忌。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就是这样的典型。他人前一本正经,连朋友送条烟都坚决不收;人后被老板们尊称为“三哥”,颐指气使、无法无天,变着花样弄权敛财。

对上对下不一。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视人而不同。对官位高、权力大的人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溜须拍马,低三下四;对下级和群众则冷漠无情,态度生硬,自以为是。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为人“谦卑”,见到领导时,握手时从来都是伸出两只手,把对方“抬得”很高;对下级则刚愎自用,“老子天下第一”,完全是另一副嘴脸。

对人对己不一。对己宽容,对人严苛。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完全做不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去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政协原主席、党组书记杨跃国对秘书、对司机要求极严,经常“苦口婆心”地教育;自己却一味放纵,抽烟一定要抽高档烟,喝酒一定要喝茅台,权钱交易肆无忌惮。

对各种荣誉异常执着。把猎取良好声名当做是“梯子”和筹码,以期借此不断“跃升”。尤其是对各种先进、模范极为上心,处心积虑要搞到手。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管理局原局长张桂春在公开场合一直被各种光环笼罩,他曾获得过省农垦总局特等劳动模范、省优秀青年乡镇企业家和国家绿色奖章等荣誉。谁也想不到他“坏”得如此有隐蔽性,光环之下“闷声发大财”,利欲熏心,胆大妄为。

有所作为的背后是为所欲为。“两面人”中不乏所谓“能吏”,这些人在一地一单位“呼风唤雨”,似乎无所不能。然而,他们的政绩,建立在对纪律和规矩的突破、对法律和程序的无视上,不过是在违背规律“走捷径”,最终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等人就是明证。

“两面人”表面上好话说尽,实际上坏事干绝,凡有良知者,无不深恶痛绝。然而,近些年来,“两面人”却越来越“时髦”,贪官们为之“趋之若鹜”,越来越擅长于说一套、做一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两面人”何以屡禁不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面人”滋生原因复杂

清代李汝珍所著小说《镜花缘》里有一个“两面国”的故事。

“两面国”里的人都长着两张脸,前面是一张笑脸,慈眉善目;脑后藏着一张恶脸,青面獠牙。一个人在两面国里待久了,也就变成了“两面人”。

故事虽是杜撰,但其中含义令人深思。“两面人”缘何出现,又为什么难以杜绝,这里面的原因值得探讨。

从腐败分子自身的角度来说,成为“两面人”是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

腐败分子面临的一个矛盾是:一方面,他们从内心深处不相信党的宗旨,早已泯灭了党性;另一方面,党组织又是按照这些要求考察、提拔干部的,群众也是按照这些要求来评价干部的。而且,纪检监察机关对腐败的查处力度不断加大,贪腐的成本和风险不断提高。

腐败分子“懂得”,要想安全“潜伏”,降低被查处的风险,甚至得到提拔,攫取更多、更大的利益,除了加强贪腐行为的隐蔽性外,还要善于包装、隐藏自己,善于欺骗组织和群众。因此,贪腐的官员越来越多地呈现出“两面人”特征。

从外部来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面人”之所以屡禁不绝,是制度、文化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两面人”现象在党内民主缺乏、权力过度集中、个人专断盛行的地方尤其突出。在这些地方和单位,干部的升迁往往牢牢掌握在作风霸道的一把手手里。

当一把手的个人喜好大过了各种制度,超过了组织纪律,便极易败坏政治生态。试想,正直不阿、老实做人的,被视作迂腐无能;投机钻营、逢迎拍马的,反而步步高升。这种导向下,想要有所进步,只能曲意逢迎,怎么会不产生“两面人”?

其次,“两面人”现象容易在“潜规则”盛行、显规则式微的地方出现。如果一些人干了违反纪律、无视规矩的事,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能获益。长此以往,只能导致恶性循环,让党员干部有样学样,践踏法纪,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第三,对党员干部疏于管理、疏于监督,让“两面人”现象有了市场。“两面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欺骗性很强。可即便如此,也逃不过干部群众的火眼金睛。

关键是,对于干部群众的意见,有没有及时倾听,能不能有效回应。如果听到当没听到,看到当没看到,监管像“牛栏关猫”,那么“两面人”的出现就不奇怪了。

全面从严治党,“两面人”的“市场”越来越小

西谚有云:你可以愚弄所有人一时,愚弄有些人一世,但你不可能愚弄所有人到永远。这句话用来送给官场“两面人”最合适不过。

“两面人”本质是一种政治投机,他们机关算尽,扭曲自己,为的不过是种种利益。他们也许表面风光,但终日处于被查处的恐惧;也许看似强大,但不过是苟延残喘,迟早被沉重的面具压垮。

通向地狱的道路是黄金铺就的。“两面人”是一种政治病态,他们明知前面是绝路,可在利益的诱惑下,还是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他们政治上缺钙,内心深处,贪婪、侥幸、恐惧、赌博等心理交织在一起,早已病入膏肓。

当然,“两面人”也并非不治之症,全面从严治党就是医治“两面人”的最好药方。

党中央对“两面人”现象洞若观火。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要襟怀坦白,言行一致,心存敬畏,手握戒尺,对党忠诚老实,做到台上台下一种表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越界、越轨。此语如春雷震耳,对于“两面人”来说,不啻当头一棒。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开启全面从严治党的大幕,从坚持不懈反“四风”,到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从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到从严管理干部、完善党内法规制度。重拳之下,不仅刷新了党风政风,赢得了党心民心,也让“两面人”的市场越来越小。


事实证明,全面从严治党这个药方,有力加强了党的建设,让党员干部在党内政治生活、纪律生活、民主生活中得到了严格锤炼,有效遏制了“两面人”现象蔓延。

党章规定:“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两面人”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自以为“天衣无缝”,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假脸”终有一天会被撕破。

历史是最好的“照妖镜”,群众是最终的评判员。“两面人”自欺欺人,最后只能是自己把自己钉在耻辱柱上。(本报记者 李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