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腐败

李永忠:粤可试点防腐综合性改革


发布日期:2015-03-20   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数:4535

日前,著名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做客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两会全媒体直播室,接受南方日报、南方杂志、南方网等媒体采访,分析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形势与治本对策。

李永忠说,反腐败斗争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高压反腐之势不会改变。他认为,治腐之道在于推动建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制衡的权力结构,而此项改革的突破口在于尽快选择试点,探索综合性改革,成功之后全国推广。

分析反腐形势▶▷高压一减“四风”可能死灰复燃

南方报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依法用权,倡俭治奢,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您认为目前我国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处于怎样的阶段和状态?

李永忠:过去两年,强高压反腐败取得了明显成效。两年落马的高级领导干部总数逼近十八大前十年的总数。尽管如此,目前腐败与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反腐败斗争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反腐败高压一减,“四风”问题、贪腐问题就可能死灰复燃。中央对此保持着清醒认识。因此,反腐的高压态势还不会结束。

不过,我个人认为反腐要注意由治标向治本转变。怎么转?中国是个大国,全国一起试验,风险很大。因此,在局部试点改革,探索经验,是一个规避风险、积累经验的好办法。改革触及的领域广、敏感性强,更应该学习这一做法,在局部试点,进行综合性改革,全面探索反腐败的机制体制,以求治本之道,探索成功了再在全国全面铺开。比如,广东的深圳、珠海、佛山条件都很好,可以进行试点。

在中国当前诸多需要改革的领域之中,反腐败共识高、口子小,支持度大,见效快,选择反腐败来攻关破局,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现在高压态势已经形成,人民群众期待治本工作快速推进,我们要抓紧时机。

探讨治本思路▶▷防治腐败关键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

南方报业:党的十八大后,中央坚持反腐的高压态势,其背后有一个重要的思路作支撑,那就是“坚持标本兼治,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那么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整体的战略思路是怎样的?您怎样解读?

李永忠:我研究制度反腐30多年了,深感习近平总书记对制度反腐、制度监督的认识非常深入,态度非常坚决,战略布局非常明确。

习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全会上的三次重要讲话就充分地体现了中央反腐败的战略决心、战略布局和战略目标。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是下定反腐败的战略决心;2014年,他在十八届中纪委三次全会上提出“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这是明确了反腐败的战略目标;2015年1月,他在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又提出“四个全面”前提下的“制度治党”,这是对反腐败乃至政治体制改革提出的总体战略布局。这些论断都清晰地反映出,中央对权力结构存在的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要改革目前权力结构存在的问题,才能治疗目前党风、政风中存在的那些弊端和毛病。

此外,习近平总书记还提出“重构政治生态”的论断。我认为,这些都是下一步治本工作要坚持的战略方向。

正因此,我对中国的反腐败工作充满信心,不仅要形成反腐高压态势,关键还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

南方报业:也就是说,您认为中国未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关键在于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包括特区要探索的关键也是这样。

李永忠:是的。我认为,中央正在通过推进纪检体制改革来倒逼各级党委领导制度的改革,形成决策、执行、监督相互制衡的权力结构。

南方报业:近年来,中纪委在全国推动“三转”工作,并在全国一些地区探索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去年,全国纪检监察系统查办案件数量大幅上升与此有很大关系。您怎样评价这一改革?

李永忠:我觉得思路非常对。王岐山同志上任不久提出“三转一聚焦”,即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聚焦主业。除了查办案件,其他事不要管。从这两年的效果来看,通过“三转一聚焦”,纪委人员没增加、级别没提高、组织机构编制没扩大,但是效果出来了。

鼓励基层改革▶▷改革突破在地方,规范在中央

南方报业:长期以来,全国各地对于如何预防腐败、根治腐败,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探索,也取得了一些成效。近年来,我们发现顶层设计也同时变多了。您认为改革的顶层设计与基层自主创新探索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李永忠:全国各地,包括广东长期以来探索了一批有效的惩防腐败的做法,这是要肯定的。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都很重要。在实践中,基层与顶层之间的关系往往是这样的:真正有价值的设计往往来自基层,而被顶层认可后在全国推广。改革,往往是突破在地方,规范在中央,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之道。因此,中央要鼓励基层大胆探索、大胆实践,同时要派有能力的干部到地方认真总结,扩大拷贝,这样的顶层设计越多越好。当年深圳的改革就是如此!

改革方面,广东素有传统,要大胆作为,选择试点探索防治腐败、健全权力结构的综合性改革,为全国改革积累经验。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赵杨